齐乐娱乐齐乐娱乐 - 资讯 - 供求 - 招聘 - 房产 - 婚庆 - 家居 - 汽车 - 法律 - 健康 - 企业 - 摄影 - 书画 - 文学 - 收藏 - 周易 - 美食- 社区 - 优惠券
首 页 文登作协
作协简介 组织机构
作协章程 作协成员
文坛动态 文登作家专栏
小说 诗歌 报告文学
随笔 戏剧曲艺 文学评论
文学爱好者
小说 诗歌 随笔
散文 杂文 游记
  当前位置:齐乐娱乐 >> 文登作家专栏 >> 陈强伦 >> 散文随笔
即将消失的古村——柳林庄
作者:陈强伦

绵延百里的昆嵛山,群峰拥簇万壑纵横,山峻峰险谷狭涧深,柳林庄就座落在这昆嵛山深处的峡谷之中。柳林庄位于文登界石镇西南,在楚砚口西去无染寺的半途,有一条去软枣林的岔道,沿着这条岔道向西过软枣林再行二三里就是柳林庄,柳林庄再向前便是无穷无尽的大山,无休无止的峡谷。远近闻名的高峡平湖——昆嵛山水库,就在该村西面的山颠之上,拦截着来自无染寺上游山系的水流。昆嵛山水库下游柳林庄所在的大峡谷与昆嵛山水库不同的是,它承载着北至牟平,西至乳山方圆几百里所有内向分水岭的水。平时山泉经年不息,到了雨季,这里便山洪咆啸浊浪澎湃,各处汇集于此的洪水狂舞着魔爪直奔米山水库。这一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充足的水源聚集地,早被国家有关部门盯上了,他们经过多年的考察决定在柳林庄建设抽水蓄能电站。所谓抽水蓄能电站,就是在山谷的低处拦一条大坝,将来自大山的水蓄集起来,再在高处建一座大坝,在电网用电低谷时利用剩余电能将水从下水坝抽到上水坝,在用电高峰或紧急情况下,利用上水坝储存的水冲向下水坝发电。抽水蓄能电站被誉为国家的“电力粮库”,是国家电力蓄备的最佳方式,全国能建这种电站的地方并不太多。文登蓄能电站的下坝选址就在柳林庄,无疑这个村要搬迁了。在文登,因修水库而搬迁的村庄不在少数,但这个村却引起了我的关注,201511月的一天,我只身来到大山深处,走进了这个将要消失的古村——柳林庄。接待我的是村委会计王波,他告诉我书记在镇上协调新村选址和村民搬迁的事,老百姓对于这样一个有利国家建设,造福子孙后代的大工程都很支持,只是在新村选址问题上思想仍待统一。柳林庄共有150多户,人口460人,常驻人口200多人,年轻人都到城里买房住了,剩下的大部分是老人,80岁以上的老人占村里常住人口10%以上。村民们主要以果业为生,家家户户都栽果树,以大小樱桃、桃子、柿子、板栗为主,樱桃成熟季节每天都有上千人到访,每家每户的水果年收入少则十几万,多则几十万,这次修蓄能电站,国家对他们的果树都给予了数目不小的补偿,多的有130多万。国家补偿的再多,拆迁后盖的房子再好,村民们终是不舍得,因为这次村庄是彻底的毁了,并且是人为的。说来也悲哀,这个村子早在明洪武元年已毁过一次,提起此事老人们都唏嘘不已。据文登县志记载:柳林庄,宫姓建村,年代无考,村近河床,柳树成林故名,明洪武时山洪毁村,遂西迁重建。据考柳林庄的宫姓来自山西太原,祖先是春秋时虞国大夫苗族后裔,来到东莱的宫姓始祖名颐儒,字得先,号四智。官至五代后周元州防御使,与赵匡胤交往甚厚。后赵匡胤篡夺周位,建立宋朝,颐儒公便弃官隐居,辗转来到东莱昆嵛山,在桃花岭下结庐静修,连绵生息人丁繁旺,后逐成村落,即柳林庄。颐儒公乃于草庐静修,精研易理,后遇同在昆嵛山修炼的谭真人,授予诸多仙术道法并送道号“昆真”,年七十三岁得道升仙。清光绪本《文登县志》元代道人中亦有关于他的记载:宋太祖奉其为神仙,御赐建“神仙殿”于村北卧虎山的南阳,与村隔河相望。此殿与无染寺、烟霞洞、圣经山同为仙家圣地,碑额有“圣旨”二字,文曰:“升仙达道”。可惜殿碑均毁于1965年的“四清”和后来的文化大革命破四旧运动,其残柱村人仍有见者。宫仙人在世时累行善事,族裔繁衍昌盛,登州境内宫姓多为此公后裔。凡技能者均独树一帜,德艺双馨;为官者均官位显赫,清政廉明,是古东莱的名门望族。至元未,柳林庄已发展成几百户人家的大集,后称柳林集。每至集日文人商贾云集,物资交易繁忙,车马軕轿不断,在宁海州已是远近闻名。洪武元年(1368年)夏季的一天,正值柳林大集,集上交易正繁忙进行,村西戏楼大戏演得正酣,看戏的人兴趣正浓,傍午间,只听得远处山谷轰隆作响,如闷雷滚滚,似万马奔腾,由远而近,由弱及强,人们还没有回过神来,巨大的山洪已排山倒海从天而降,山洪夹带着一个个石块像无数怪兽呼啸而下,瞬间将一个繁华的柳林集淹没于浊浪之下,并迅速向山谷两侧涨冒。山上劳作的村民看得心惊肉跳,两眼发直,好端端的一座村集就这样瞬间消失了。这天大的灾难从何而来,为何来得如此突然,后来人们才知道,上游的群山中下了好大的一场雨,可惜昆嵛山太大、范围太广,这里的人毫不知情,真是10里不同天哪。一个绵延千年的古村就这样消失了,一代圣仙的后裔就这样被山洪甩进了东南大海。躲过这场浩劫的宫姓幸存者,再也不想在此重建了,他们饱含着泪水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祖先居住的热土,翻过重重山岭,到葛家集、吕家埠,议城及乳山的白沙滩投亲落户,也有的去往牟平、海阳、福山、蓬莱安身立命。但无论去向哪里,宫姓人家都象一颗颗旺盛的种子,在当地生根开花结果,由散户渐成大村。如今,宫姓辈份基本不乱,散落于全国各地的宫姓均能排上辈,且各地都修有支谱,至清咸丰八年已修成总谱,今失传。现在有宫姓好事之能人,收罗全国各地的宫姓名流,成立了“中国东莱宫氏联谊总会”并于柳林庄旧址立碑永记,定于每年91日来此拜宗祭祖。现在的柳林庄没有一户姓宫的,全是王姓,据村民讲,他们上世纪70年代初在古村址上修大寨田时,为搬走一块竖石,向下挖了4米多深,结果挖出了不少古砖碎瓦,砖的大小与长城砖相差无几,瓦得厚度比现在的瓦厚得多。在崇山峻岭深处,在遍地都是石头的昆嵛山,在运输能力极其低下的远古时代,宫氏祖先放弃现成的山石不用,而采用产自外地的青砖青瓦建房,足见宫家当时的经济实力。柳林庄宫姓与王姓当时是不是主仆关系,无人提及,但王姓的却没有与宫姓同住平坦村集,而是住在稍偏西南的半山坡上,由于地势较高所以躲过了那场空前劫难,福兮祸兮,相伏相倚呀,看来人生祸福自有天命。相对于宫姓柳林庄的青砖碧瓦,楼阁亭台,王姓的柳林庄就简易得多了,他们建房用的石料是山上打的,木料是山上伐的,房草是河套里割的,铺街磊台的石头是村前大河里拣的,原汤原汁天然绿色,与大山浑然一体。        该村包括毁掉的原村选址都是很怪的,在昆嵛山区居住的人家,大多数村庄都是座北朝南,在山的南坡背风向阳处建房,而柳林庄却在大峡谷的南侧,即南山的北坡。房子的朝向也都向南,整个村落呈后低前高状,这不但没有挡住窗外的风光,反而给人一种步步登高之感。柳林庄分为两大分部分,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随着人口的增加,在老村对面的山脚下又开劈了新村,年轻人都住在新村,老人们一般仍住老村。其实真正有看点的还是老村,老村有30多户,从外边是看不见村庄的,所有房屋全被大树覆盖着,进得村来则别有洞天。春天鲜花围褒,秋天硕果坠枝。有的房屋是由工工整整的石块自下而上砌成,有的是用大小不一的石头拼凑起来,街道和园墙则是用鹅卵石铺就或堆垒,进入村庄就好象走进了石头城堡,街道峡窄却条条互通,房子坚固且各自为阵,房前屋后的果树不分你我,枝蔓交合,穿插拱拢。春夏秋季漫步古村踏着石路,赏着石屋古墙,闻着花香,品着仙果,吃着香喷喷的农家饭菜,看着环绕四围的巍峨群山有如来到仙境,尘嚣远离,气静神清。这里被电影导演发现过,《苦菜花》《女交通员》《布谷崔春》等多部电影在此拍过外景;被相声艺术大师马季发现过,曾来此体验齐乐娱乐吸收创作营养;被画家发现过,全国各地的画家都来此写过生;被摄影家发现过,每年樱桃花盛开、樱桃成熟的季节都到这里摄取美景。我去采访那天还看到北京来的几个摄影师,领着几个美女在石屋前镜头外搔首抚腰,极尽妩媚。这样的村庄毁了实在太可惜了,但可惜归可惜,毁终究还是要毁的。柳林庄北面那座山叫卧虎山,南面那座山叫砚台山,一虎一砚,一武一文,南北隔涧相峙。北面那座卧虎山呈头西尾东状卧伏,其头、尾、身形极其神似,柳村庄则正对着高昂的虎头。南面这座砚台山有村民说古代出过砚石,又有村民说山上有三块巨石,中间高两边低,其状如砚台上放毛笔的笔架,故称砚台山,但可惜三块巨石现在只能见到一块了,其余两块前几年被在后山开采石头的给劈掉了,山顶上还留下了一个大缺口,像一处不可愈合的刀痕。两山很高,相距很近,山体很坚固,内腹纵深很大,支流也很多,如果两山合卺,文武挽手,将相言和,截断昆嵛云雨,更立柳林石壁,又一高峡平湖将镶嵌于昆嵛山上,文登又将出现一个新的旅游景点,柳林庄的村民从此将住上高端新居,告别农耕从事着与旅游相关的新的行业,挣着比种田、摆弄果树还要多的大钱,到那时子孙后代们将会对本次柳林庄的摧毁有着另一番评说了吧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,旧的柳林庄消失了,一个新的柳林庄又将诞生。
 
  精品推荐
  活跃会员
  征文启示
    尊敬的广大文学爱好者,齐乐娱乐原《文学读书》栏目现经过改版,已更新为《文登文学》,广大新老文学爱好者可在本栏目下方的"文学爱好者专栏"中根据作品分类发布文学作品。具体方法如下:
    1、点击"会员注册",填写用户名,设置账号密码(此账号可在新区论坛中通用)
    2、以前曾经在原《文学读书》中发布过文章的老用户,可使用原来的用户名,但需要重新注册密码。
    3、点击"登陆发布"选择主题分类,发布作品。
    欢迎广大新老文学爱好者积极发稿。如果想加入文登作家协会,可与陈秘书长联系。
    联系电话:13563141866



copyright© 2014 齐乐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 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鲁B2-20100020号
 电话:0631-8985020  鲁icp备09074927号
齐乐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