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乐娱乐齐乐娱乐 - 资讯 - 供求 - 招聘 - 房产 - 婚庆 - 家居 - 汽车 - 法律 - 健康 - 企业 - 摄影 - 书画 - 文学 - 收藏 - 周易 - 美食- 社区 - 优惠券
首 页 文登作协
作协简介 组织机构
作协章程 作协成员
文坛动态 文登作家专栏
小说 诗歌 报告文学
随笔 戏剧曲艺 文学评论
文学爱好者
小说 诗歌 随笔
散文 杂文 游记
  当前位置:齐乐娱乐 >> 文登作家专栏 >> 于书淦 >> 散文随笔
鞠廷贵二三事
作者:于书淦

鞠廷贵是上世纪三十年代入党的老党员,虽然不是正规军,却也曾是在枪林弹雨中闯荡的自卫团团长,打刘公岛,困张家埠,攻回龙山,反霸锄奸,创建秘密联络站,与党从上海派来侯家集的吴景滋、联络站的鞠琢廷、侯家集早期党员王光有着深厚的战斗友谊。虽然斗大的字识不了几个,那是被旧社会剥夺了识字的权力,却长得膀宽腰圆,三大五粗,虎虎生威,一副将军相,办事大胆果断,而且常常出人意料。是方圆百里人们茶余饭后趣谈的一个传奇人物。六十年代初,刚刚走出灾荒年阴影的侯家村,开始寻求发展农业生产的门路,灾荒年的经历,使人们更进一步相信“以粮为纲”的正确性。时任侯家村党支部书记的鞠廷贵,更觉得这个村官肩上担子的沉重,他知道党交给自己的任务不同于土地革命 ,抗日战争,解放战争时期,而是解决两千多社员的吃穿用问题,他决定充分利用公社驻地, 地处集市的优势,发展工副业,以副养农,推动农业发展,说干就干,他着手创办工副业。这时,又传来烟台码头要扩建的消息,他马上决定去新疆买马回来,扩大马车运输队,到烟台港拉土石方,每辆马车每年可以收入近两万元,这在当时可算得上是个天文数字,相当于100多个劳动力一年的收入。他东拆西借,七拼八凑了两万多元,从外村请来了小有名气的牲口经纪人鞠廷峭,带上赶大车的侯运增,临出发时,他把钱交给侯运增携带,侯运增见钱,脸色都变了,瘦瘦的脸上的两颗大眼珠子,显得格外突出,呆呆地瞪着,几乎要掉出来,身子倒退了好几步,一个劲地摆着干柴枝般的手:“钱,我······不拿,我······不拿钱······”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了,语无伦次,也难怪他,他一生不曾见过这么多钱,更别说拿钱了。鞠廷峭见此情景,悄悄地退到门外去了,其实他多心了,他是请来帮忙的经纪人,鞠廷贵怎么好意思叫他带钱操心呢,鞠廷贵看在眼里,气在心里,觉得好笑,没好气地说:“躲什么,难道钱会咬着你们?”他把钱用旧报纸包起来,又到牲口棚里找来一个用破麻袋皮做成的牲口粪兜子,那上面满是牲口尿渍和粪迹,一股刺鼻的牲口粪臭味充斥了大队部,令人作呕。鞠廷贵用这个粪兜子把钱包起来,提在手里说:“走吧”鞠廷峭和侯运增远远地跟在鞠廷贵身后,虽然他们闻惯了牲口的气味,但也不由人地离脏兮兮的粪兜子远远的。挤上去烟台的汽车后,鞠廷贵刚坐下,拿在手里的粪兜子散发出的呛人臭味就把邻座的乘客呛走了,挪到远远的座位上去。一个回家探亲返城的胖女人,用手掩着嘴跑到车窗前,把头探出窗外,一个劲地呕吐,可能把最后一滴黄水都吐出来了。坐在鞠廷贵左右的侯运增和鞠廷峭,会心地对望一下,这时他们才明白了鞠廷贵的用心。在烟台上了火车,鞠廷贵把粪兜子往行李架上一扔,就对号入座了,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少妇的秀眉拧在一起了,脸上的愤懑挤走了媚笑,颤抖着硕大的乳房,气呼呼地去把一个靠近粪兜子的粉红色漂亮皮提包挪走了。“太不象话了,什么玩意儿都往火车上拿!”少妇乜斜着眼瞅鞠廷贵,抹着口红的小嘴发出了与打扮极不相符的声音。一个穿着笔直中山服的中年汉子,微笑着走过去,把贴在粪兜子一起的黑色旅行包挪了挪。“哐啷,哐啷······”火车开动了。鞠廷贵在火车的晃动行进中睡着了,呼噜声掩住了火车的轰鸣声。“你要睡觉,告诉我一声。”鞠廷峭凑近侯运增压低声音说。“嗯。”侯运增点点头,他明白鞠廷峭是要他一路上轮流看守着那个粪兜子。从新疆赶马回来,鞠廷贵赶忙到他一路上牵挂着的各工副业单位走走。他远远望见一个人正在砖瓦厂的货场上装车,装完后,推起手推车就走,他快步来到砖瓦厂,找到累得满头大汗,正在摞瓦板的保管员侯征起,问:“那个搬瓦的人是怎么回事?”“他买的,提货单在我这儿。”侯征起直了直腰,甩了把汗说。他是侯家村出名的忠诚老党员,虽然年过六旬,但能背很多篇毛主席的文章。“他搬了多少片?”“单子上的数吧,毛主席说‘我们要相信群众’嘛。”侯征起说。“你数过了吗?”“不用的,现在都学习好了。”侯征起自信地说。“歪理,你的职责是干好保管员,不是在这里流汗干活,你现在就去数一下,毛主席还说······”鞠廷贵有些火了。侯征起不以为然地苦笑了一下,骑着自行车去赶那个搬瓦人了。一会儿,侯征起和那个搬瓦人回来了,走到鞠廷贵跟前时,侯征起喃喃地自言自语:“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呢?”原来那个人多搬了二十片瓦。鞠廷贵什么也没说,径直地朝着石业队的方向走去。中午回家,他看见院子里堆着崭青的砖,便问儿子鞠序:“怎么回事?”“我买的,垒个锅台,钱已经交了。”鞠序胆怯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发票,递给父亲过目。“退回去!”鞠廷贵看也没看地进屋了。鞠序望了望斑驳不堪的泥锅台,无可奈何地把砖退回了砖瓦厂。那是计划经济的年代,砖瓦厂的燃料煤由县计委调拨,生产出来的砖瓦也由计委按计划分配,超产部分可以自行处理,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急着用砖的多着呢,先集体,再烈军属,再生产队长,再模范社员······,为砖瓦的事,已经把鞠廷贵累得焦头烂额,他怎么能让儿子搞特殊呢?
 
  精品推荐
  活跃会员
  征文启示
    尊敬的广大文学爱好者,齐乐娱乐原《文学读书》栏目现经过改版,已更新为《文登文学》,广大新老文学爱好者可在本栏目下方的"文学爱好者专栏"中根据作品分类发布文学作品。具体方法如下:
    1、点击"会员注册",填写用户名,设置账号密码(此账号可在新区论坛中通用)
    2、以前曾经在原《文学读书》中发布过文章的老用户,可使用原来的用户名,但需要重新注册密码。
    3、点击"登陆发布"选择主题分类,发布作品。
    欢迎广大新老文学爱好者积极发稿。如果想加入文登作家协会,可与陈秘书长联系。
    联系电话:13563141866



copyright© 2014 齐乐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 增值电信业务许可编号鲁B2-20100020号
 电话:0631-8985020  鲁icp备09074927号
齐乐娱乐